16岁中国少年:二十六年前的随想
2020-08-08

    

16岁中国少年:二十六年前的随想

编者按:这篇文章出自中国福建一位十六岁中学生之手。也就是说,六四屠城十年之后,他才出生。但这并未影响到他对历史上重大罪孽的追索,并未阻遏其正义感和良知的确立。

平成二十七年,似乎血色又退了,是尘埃盖住了那暗红暗红的血迹。

今天,我再次来到这里,尘埃盖住了血迹,但是空气中人漂浮着血腥,二十六年了,一直没变!

二十六年前,那场风拂过整个中国,她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民主自由,那场风带来了世界的期待,带来了国家的希望,那场风是孩子们吹的。

然而专制者却将这风视作幽灵。这些丧心病狂的专制者让手中的恶人挥洒流言,这些流言使孩子们不忍再闻、不忍再视。可是,民主之风拂遍了全中国,自由之风随着云朵一起滋润着这土地。

终于,连专制者手下的恶人们也获得滋润,反省自身,最终在风中起舞。

那年的春天,有花香,有清凉。

(二)

专制者们震怒了!他们警惕着注视这场变乱,此后流言铺天盖地的飞着,是那幺的刺耳!

然而流言无人相信,反而有越来越多的御用恶人们一波波觉醒,开始和着这风声一同呐喊。

孩子们用生命为代价呐喊着,为了这片土地的明天。

专制者们咆哮了!他们像疯狗一样嘶吼。皇军开始战斗,把当局中的善人咬走。

皇军入城了,这次没人为他们摇旗。学生和群众们拦着他们,希望通过晓之以理、斗之以情来让他们醒悟。

他们成功了,但是也失败了。

(三)

这时皇军已经得到命令,第二天凌晨前完成清场!他们开了第一枪。

枪声和惨叫声不绝于耳,坦克和装甲车碾压着人体,哀鸿遍野,这是怎样的成功!

孩子们依然坚守在广场,他们没有料到当局竟然如此残暴,他们精疲力尽地在帐篷里酣睡。军人在纪念碑底座,杀害了所有不愿退缩半步的孩子们。

在夜色中,哪里有怒吼,哪里就响起枪声。在反复的杀戮中皇军士兵不亦乐乎。

这是一个恐怖的夜晚。

攻占天安门后,北京成功地从“暴徒”手中解放了。皇军的最后一件善举是火化学生的尸体。

流言再次席卷,枪声已经击破人心,留下暗红的血迹,直到王维林的出现,”螳臂挡车“的他吓坏了那些士兵,或许坦克里的士兵已经做贼心虚了吧!

可是他们的作用也只是暂时的。专制者的媒体机器不断煽动着”平暴”的社论,闲人们扮演起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角色。

他们不断制造恐怖,使人民群众拥护自己,这是他们——中共一直以来的手段,只是在这场大屠杀之前,他们还暂时披着人皮!

一时间,所有人对这场大屠杀都只字不言,哪怕是那些心中仍然愤怒的群众。

(四)

平成四年,刽子手开始让空气中弥漫着金钱的味道,尘埃渐渐地覆盖了暗红的血迹。

“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去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

随着时间流驶,势利和媚权成为人们心目中的共识,麻木成为国人的基本特征。或许哪天,连淡红的血色和空气中的一丝丝血腥也消失了,只留下权的色彩、钱的气息。

在窒息的愚昧中,依旧传来声声呐喊,那是抗争着的声音。

也许,希望正在前方。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