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书僮:AV女优的世界原来这幺黑暗?《复仇女神的布局》新书转载2-1
2020-07-02

    

《复仇女神的布局》

序 女衒

—您认为成为AV女优最常见的诱因是什幺?

「当然还是钱,这是压倒性的多数。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只有这一点不变。」

—想自我表现⋯⋯之类的人呢?

「当然,也有些女孩的理由是希望被人捧上天、觉得被需要,寻找自我这些。」

—纯粹喜欢做爱的呢?

「当然有。可是,怎幺说呢⋯⋯这是我个人的看法,我认为公然宣称喜欢做爱的人终究是

病了。

不是喜欢,而是中毒;因为是中毒,所以跟酒精中毒和药物中毒一样,靠理性是控制不了

的。」

—性爱中毒⋯⋯您是说性成瘾吗?这样的话,的确是一种精神疾病。

「是的,是一种病。因为那些人一天要做爱好几次,不断自慰,话题也离不开性爱⋯⋯终究是一种病吧?心理有病的人不是都会有异常的欲望吗?有时候是性欲,有时候是食欲、物欲。也许是欲望强得让心生病了,但无论如何,就是病了。可是,大概是日本对这方面的认知还不够,明明是病,却把病人当作『淫魔』、『蕩妇』,然后袖手旁观。那些人也就这样接受了,所以都没有接受妥善的治疗,越陷越深⋯⋯」

—您认为这些人为什幺会中毒?

「跟酒精和药物一样,一开始都是『有点好奇』、『听说可以减肥』、『很酷』、『大家都在做』之类的,没认真当一回事吧?我想没有什幺人是想中毒才故意陷进去的吧?」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到处都有会让人中毒的陷阱了。

「可是,正常人一开始就不会去接近这些陷阱。」

—可是,酒精和药物是这样,AV女优也是,当中也有所谓的正常人⋯⋯像是学校的老师,⋯⋯也有国立大学的学生吧?

「哦,我们公司也有哦,国立大学毕业的怪妹妹,还有几个名私立大学在校生。不过,她们一样有问题⋯⋯我是觉得,所谓考上好学校的头脑好,和身为生物的聪明,有时候是不成比例吧?不是有些人明明在校成绩很好,可是作为生物却有缺陷吗。」

—作为生物有缺陷?

「不要说生物,说动物吧?比方说,无论是哪一种动物的雌性,交配的时候都是很慎重的哦?会慎选对象,不然就无法留下好的后代;更重要的是,牠们本身也会曝露在危险之中。本来交配就是生死一线间,所以会紧张是本能。像这种欠缺动物本能的人,不止A片界,我觉得特种行业也很多⋯⋯这个请不要说出去,但其实这一行的智障很多。」

—智障?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智商有点不足的人。也就是轻度的⋯⋯轻度的人外表看起来很普通,但稍微複杂一点的事就不会、不懂,不知不觉就脱离了一般人际关係和社会,所以沦落到这边来。我听说,在卖春还合法的时候,绝大多数的妓女,似乎都是这些智商不太高的人⋯⋯这一点到现在好像也没有改变⋯⋯不过,无论如何,对于性爱这幺没有警觉性的,就只有雌性的人类了。所以,世界上的宗教都有关于性的禁忌,不是吗?」

—我听说宗教上的禁忌,最早是为了预防寄生虫、区域性的流行病和传染病。是为了避免发生灭族惨事所订的规範。

「可不是吗?所以性爱的风险如影随行。疾病的风险最显而易见,再来就是⋯⋯这也是我个人的看法,我认为过度的性爱,会加速肉体的劣化、或说是老化。就我这幺多年看下来的感觉是这样。」

—可是,有人说性爱是美丽的秘诀,可以抗老⋯⋯。

「这种话你也信?这难道不是另一个陷阱吗?」

—有位女性作家说过女人一直到死都有性欲这类的话。

「这个人要不是真正的性成瘾症,不然就是刻意塑造形象。无论如何,我觉得举这幺不健康的例子高喊『性爱无敌!』的风潮,和北关东那一带的太保太妹以滥交自豪没有两样。这种性爱至上主义总让我觉得很虚伪,很讨厌。再说,只靠性爱是没办法做这一行的。」

—怎幺说呢?不喜欢做爱没办法当AV女优吧?

「喜欢做爱并不是AV女优的必要条件。」

—那幺,必要条件是什幺?

「听话又认真,努力不懈的女孩。这一行要的是这种柔顺的女孩。性爱中毒的女孩反而做不久。我们这一行,说起来就是工厂。」

—工厂?

「对,粗製滥造,而且是大量生产的工厂。所以,智力比平常人低的女孩才适合,别人怎幺说就怎幺做的顺从个性最难得。AV女优和酒店小姐,说穿了就是活生生的充气娃娃,是奴隶。」

—充气娃娃。好偏激的说法啊。

「会吗?男人会把酒店小姐和AV女优视为女神啦、菩萨之类的,这不就意味着不把她们当人看,而是当作怪物、异形吗?证据就是,他们绝对不希望自己的老婆、女儿踏进那个世界。之前,有个谐星和AV女优出轨被八卦杂誌拍个正着,他也在电视上说『出轨对象是AV女优,丢脸死了』⋯⋯说穿了,她们的待遇就是这样。」

—即使如此,我听说还是有很多女性想进A片界?

「因为到处都是陷阱,一个不小心就会踩进去了。不过这些陷阱没有那幺巧妙,所以只要是够聪明的生物,根本不会靠近。」

—可是,她们也不全都是智能不足的女孩吧?

「当然了。有很多人是因为钱方面的问题被推进这个世界,也有的人是为了自残而选择这

一行。可是,聪明的人应该无法适应这个世界。就算年轻不懂事不小心踏进来了,也会想办法站稳脚步之后抽身。然而,这个世界可怕的地方,就是连这种聪明人都会『习惯』。」

—习惯?

「习惯是很可怕的。无论处在多幺恶劣、不人道的环境之下,只要待得够久,所谓的适应

能力就会让那个环境变成标準,使人不以为意了。战争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正常来说,杀人是坏事吧?可是在战场上,杀人却成了家常便饭,由不得你在那里心生质疑、天人交战吧?我之前在电视上看过,说有个人在战场上杀人如麻、活跃得很,可是战争结束一回到和平的日常生活,就变成了废人。那段影片很震撼,他全身抽搐痉挛,连日常生活都有困难。」

—这一行是战场?

「和战场很像,至少不是一个健全的地方。不过,只要习惯了这种不健全,再回到正常的世界,就会变得无法正常运作。即使金盆洗手,最后还是会回到这个世界;一旦喝惯了这个世界的水,就再也回不去了。所以,最好是在习惯之前就抽身。是说,这个世界本来就不是一知半解的人该来的⋯⋯可是有很多傻瓜一个接一个地想踏进这个世界。我们公司光是今天就有八个人来面试。」

—主动来的?

「当然。被恶形恶状的星探骗来⋯⋯这种事也不是完全没有,但现在几乎都是自己来敲门。」

—的确,您的事务所所在的大楼很漂亮,不会令人却步;办公室也相当时尚。以前被称为女衒的人蛇,以「到商家帮佣」的名目到各地找来贫家的女儿。这些女孩以为是要去帮佣,才跟着人蛇走,然而到了一看却⋯⋯现在不用做这种事,女孩子就会自己跑来了?

「通往这个世界的门槛会变得这幺低,应该要归功于艺人I・A的成功吧。她让世人看到了AV女优成功的例子,建立起一种形象,让人认为那个世界应该没那幺恐怖吧?说不定是一个多彩多姿的世界呢?以江户时代来说,就是花魁。把花魁一身奢华打扮、由众人簇拥着游街的模样画成浮世绘,降低女孩们的排斥心理⋯⋯类似这样?」

—这年头AV女优被当成偶像一样哄抬,在部落格和推特上公开她们优雅的私生活,显得非常光鲜亮丽。看到她们这样,女孩子会嚮往也不足为奇。

「网路的影响很大,现在也有以女性为主要读者的情色网站。当然,有这种网站没什幺不

好,但里面的内容根本不是为女性设计,而是给男性看的。可是网站设计得很漂亮,有当红明星的专栏、访问女性作家,甚至有明星的企划单元,非常时髦。」

—而且时尚杂誌也加以报导。

「把性爱当成时尚,降低女性对特种行业的排斥心理很不应该,也许这才是最巧妙的陷

阱。」

—大型出版社出版的少女漫画当中,甚至也有性爱特集和快感特集。因为这个缘故,日本的少女对性爱何止不排斥,甚至怀着憧憬。

「处处都是陷阱。也许我们可以说,过去女衒的这个角色,现在已经由整个社会又浅又广地平均分摊了。不过,在这种地方工作的我,也是个女衒就是了。」

—说到这,您为何会开设这间事务所?

1

二○一四年一月十日,星期五。过年的特别节目播完,常态节目总算恢复播出的时候。

一个新进女播报员大概是因为去过南方小岛而晒黑了些。我听着她有点大舌头的报导,低声唸着「哦,有八卦说这个女生可能会拍A片。」时打开电脑,临时起意打开免费电子信箱来看看。

那是专门用来填资料的信箱,里面全是垃圾信件,我大概有半年没碰了。之所以会想打开来看看,可能是因为整个社会充斥着「一元复始、万象更新」的气氛。忘掉去年的事,重整心情,展开新的工作!肤色微黑的女播报员也说着类似的话……我的脑波还是一样弱。我自嘲着打开信箱一看,果然,里面收到大量垃圾信。

是可以直接全选删除,但里面也许会有些对工作有帮助的重要信件。我的个性本来就优柔寡断,无法一刀两断也是我的缺点。可是,因为这个缺点而找到工作、闢出一条活路的情况也不少。

与其说是割捨不下,不如说贪心。我就是那种在灼热的沙漠上一直找寻宝石,找到化成一把骨头的愚人。

但是,没想到很快就找到宝石了。

就在我一一删除信件删了三分钟左右。

「您对出版业有兴趣吗?」

我发现了这个标题。

这哪里是宝物了?根本是普通的垃圾信。也许有人会这样取笑我,事实上我也这幺想,但寄件人的名字我有印象。

那个名字是多方位艺人西园寺雅。以「曾任A片导演」为武器,五年前起上遍各大电视节目。去年还出版情色小说,一下就大卖十万本,一跃成为畅销作家。

这样岂不是更可疑吗?这是拿名人作幌子来诈骗的电子邮件吧?

我当然也这幺想,所以我才开了信来看,也许能给我些灵感。

然而,看样子是真的。证据就是,电子邮件是大型出版社州房出版发出的,错不了。

看样子是州房出版的编辑转发了西园寺雅所写的信,信末有编辑的署名。

信件的内容简单地说,便是招募愿意帮忙西园寺雅的人。

我握紧了滑鼠。

食指不经意的小动作,便是分歧点。

我现在也这幺想,要是那时候,食指没有按下去……

那时候,如果没有选这条路,而是选了那边的路……

假设没有意义。因为人生就是一条路,分歧点只是装饰品……以前某个女演员这幺说过。

她常说「我会进这一行,是出生时就命中注定。」这句话。不管看哪一场访问,她一定会面带笑容说这句话。她开朗的话里没有一丝一毫阴影,那表情和谈起「白马王子」的少女一模一样。但是我好怕那种笑容,比任何恐怖片都让我头皮发麻。

命运不可能只有一条路,有时候人们却认定人生是无法逃避的唯一一条路,以此正当化自己的选择。这是人的防卫本能,也是自然的生理。不要回顾过去,不要想不开—大人也会这幺说,并给小孩子种种教训。可是,对于说这种话的大人,最好加以质疑。

「难道不是因为做了错误的选择,才导致自己人生有所不足吗?」

类似这样。也许只有有勇气问自己这个问题的人,才有机会平反;也许只有回顾过去,努力地小心翼翼找出自己为何做了错误选择的原因,才有机会修正人生。对,即使是六十岁、八十岁、九十岁也好,修正自己的人生轨道,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权利;之所以没有这幺做,要归咎于「死心」这个咒语。

我也曾经泡在「死心」这缸温水里。

我不清楚自己对什幺死心,只是懒得再去多想。光是处理目前的工作就够我累了。

所以,这时候我也像处理常态工作一般,回了信。

「请告知详情。」

(待续)

【延伸阅读】

#妞书僮

好书不寂寞,妞书僮来陪你看看书

畅销致郁系小说《杀人鬼藤子的冲动》作者真梨幸子,又一写尽人类究竟有多幺无可救药的黑暗小说。在妞妞们完全不了解的圈子,深深的感受人性的可怕~

本文摘自《复仇女神的布局》

妞书僮:AV女优的世界原来这幺黑暗?《复仇女神的布局》新书转载2-1

出版社:独步文化

作者:真梨幸子

日本旅游推荐:海岛婚礼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