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书僮:BBC王牌编剧执笔!《无声证人:血腥迷人的近代法医史》新书转载
2020-07-02

    

《无声证人:血腥迷人的近代法医史》

由于杀害她的凶手已经锒铛入狱,冬儿‧艾许沃斯在遇害四週之后终于在恩德比村圣约翰浸信会教堂的墓园里入土为安。

既然警方确定抓到了凶手,他们就想在冬儿和琳达‧曼恩的命案之间做出明确的连结。媒体也已经这样臆测。然而,针对该少年的指控是有瑕疵的。他做过抽血检验,很快便证实他并非A型PGM1+分泌者,那是警方在寻找凶手时特别强调的特徵。可是一名鉴识学家要他们放心,说他们面对的仅仅是些可能性,并且暗示这种事情也许不是什幺「精确」的科学。该少年的母亲替他在冬儿遇害的那个傍晚提出了有力的不在场证明,但是这也遭到驳回,理由是她远非不具利害关係的第三者。如今回顾,很可能警方当时对于能将某人为了该项罪行而下狱感到如释重负,过度受到不利于该少年的间接证据所影响,因此忽视了此案确实有问题。

在那之后究竟发生了什幺事有待讨论,到最后取决于你要相信谁。该少年的父亲坚称是他曾听说过「基因指纹鉴定」的发展,因此请求他儿子的律师去研究一下。另一方面,警方则坚称那是他们的主意,以求彻底证明他们抓对了人。结果是永远也弄不清楚将这项新科技应用于此案究竟是谁的主意,但的确有人提出了这个主意。杰弗瑞博士的研究将会发挥作用,这将是琳达‧曼恩和冬儿‧艾许沃斯这两件命案中关键性的发展。

在这两桩命案之前,杰弗瑞已经在法律上写下历史,藉由基因指纹鉴定证明了一个法国青少年是一名英国离婚妇人孩子的父亲。在科学界他广为人知而且备受尊敬,但是在科学界之外就并不为众人所知。这一点将会改变。

莱斯特郡警局的一名资深刑警请求杰弗瑞分析承认杀害了冬儿‧艾许沃斯之凶手的血液样本,声称「只是为了确认」。他向杰弗瑞说明警方希望能证明该少年也杀害了琳达‧曼恩。

杰弗瑞拿到了琳达‧曼恩一案侦办过程中取得的精液样本。样本已经有点受损,但他还是用平素的检测流程加以检验,希望能得出最好的结果。运气很好,他们得以取得一个适当的DNA基因图谱。日后杰弗瑞回忆:「我们能够看见那个性侵犯的特徵。」更重要的是,「那和我拿到的血液样本并非出自同一个人。」杰弗瑞接着花了一星期去分析从冬儿‧艾许沃斯命案中採得的样本。

等他终于得出分析结果,他联络了总警司大卫‧贝克,说他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贝克想先知道坏消息。杰弗瑞告诉他:「你们抓到的人不但就曼恩一案而言是清白的,甚至也不是杀害冬儿‧艾许沃斯的凶手。」这位警官忍不住爆出了几句粗话,然后请杰弗瑞把好消息告诉他。「你们只需要抓到一名凶手。杀害这两名少女的是同一个男子。」贝克想知道这件事有没有可能弄错。杰弗瑞则很坚定:「只要你们给我的样本是正确的,就不会有错。」

该少年于一九八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在莱斯特刑事法庭出庭。这一天写下了司法史和鉴识科学史的新页。他成为史上第一个基于DNA检验的证据而被释放的人。直到今天都没有人能完全确定他为何承认自己犯下了那桩罪行,或是他何以似乎知道警方并未披露的许多案情细节。有可能他只是屈服于审问的压力,而他所知道的消息是来自他听见并重述的传闻,只不过那些传闻刚好与事实十分接近而令人不安。他的无罪开释是杰弗瑞与鉴识科学的一场胜利,对于该少年及其家人是一大宽慰,但是对莱斯特郡警方而言则是一场灾难。他们别无选择,只好重新展开追捕行动。

他们带着重新被激起的急迫感开始寻找真凶,悬赏两万英镑徵求能将凶手逮捕并定罪的线索,并在威格斯东警局组成了一支有五十名警力的侦查小组。

然后,在一九八七年初,该侦查小组的高层做出了一个引人注目的决定,而我们必须承认那很勇敢。他们决定大规模採集血液样本,包括当地所有十四岁到三十一岁没有不在场证明的男性,以及所有曾在纳伯勒村、利托索普村、恩德比村工作过或与这些村庄有其他关联的男性(虽然后来修改为所有出生于一九五三年一月一日至一九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之间,并且曾在该地区居住、工作或进行休闲活动的男性)。这包括「卡尔登‧海斯医院」目前及过去的病患与员工。

这场「抽血行动」在两个地点进行,每週三天,从早晨七点到晚上九点。每週也有一个夜间时段,从晚上九点半到十一点半。到了一月底,响应率高达九成,接受抽血的男子人数超过一千人。然而,只有四分之一的人在检测之后被排除了涉案嫌疑。检验程序所需的时间显然比最初估计的两个月要长。

一月对柯林‧皮屈佛克来说流月不利。他感到苦恼,难以成眠。他的烦恼始于他收到来自莱斯特郡警局的一封信,要求他前往指定的诊所自愿接受抽血。信上注明了要他前往的日期和时间。当他太太问他何以为了这件事如此不安,他解释说他深信警方是要设下圈套陷害他,因为他曾因裸露下体被定过公然猥亵罪。他没有去抽血。

当他第二次收到警方的要求,皮屈佛克开始去找他在汉普夏麵包店的同事及朋友商量,提供两百英镑给愿意代替他去抽血的人。他提出的理由是他曾因裸露下体而被定罪,也因为他讨厌警方。值得称许的是,他大多数的同事都拒绝了。最后他去找伊恩‧凯利商量。凯利二十四岁,在麵包店里才工作了六个月,负责烤箱。他和皮屈佛克称不上是朋友,但是相处得还不错。

皮屈佛克在试图说服凯利时换了一套说词,说他之前已经代替一个朋友去抽过血,因为那个朋友曾经因为裸露下体和抢劫而被定罪,担心会因此而惹上麻烦。他说那个朋友绝不可能跟那两桩命案有关,因为在案发之时他根本不住在那个村子。如今他,皮屈佛克,却因为帮了一个无辜的朋友一个忙而惹上麻烦。如果这件事被揭穿,他出于友情的举动说不定会害他坐牢。皮屈佛克该去抽血的下一个日期是一月二十七日,他的时间不多了。他继续对凯利施压,直到凯利终于同意代替他去抽血。

当凯利在他应该要去抽血的那一天生病了,这桩安排差点告吹。然而,皮屈佛克设法说服他从病床上起来,两人前往位于米尔巷的丹恩米尔小学抽血(巧的是,那所学校就在冬儿‧艾许沃斯生前所住的那条街上)。凯利去抽血的时候,皮屈佛克就在外面等,他站在阴影处,免得引人注意,他要求的事凯利都照办了,在同意书上签了名,提供了血液和唾液。事情办完了。

到了五月底,警方要求提供血液样本的呼吁获得了高达百分之九十八的惊人响应率。然而,由于实验室的工作量异常沉重,在抽过血的那三千六百五十三名成年男子与少年当中,只有两千名被排除了涉案嫌疑。这时命案侦查小组已经缩编至二十四名员警,而他们还要联络的人超过一千名。在这之后不久,侦查小组的人力再度缩减为十六名员警。留下巡官德瑞克‧皮尔斯和米克‧汤玛斯向那些想彻底解散该小组的人争取维持此案的侦查工作。

一如常见的情况,突破来自某个关係人一时的粗心大意。有一天伊恩‧凯利在午休时间到克雷壬登酒馆去,碰到几个汉普夏麵包店的同事。说着说着,他们就聊到了柯林‧皮屈佛克和他对女性的不当举止。在谈话中,伊恩‧凯利提到他曾代替皮屈佛克去抽血。当他被问及原因,他告诉他们关于那桩命案的调查。另一个麵包师傅则提起皮屈佛克曾经出过两百英镑要他代替他去抽血,但是他拒绝了。

酒馆里的一名女子听见这番谈话,深深感到不对劲。她问其中一名麵包师,针对皮屈佛克他们会做些什幺。对方的回答很简单:「什幺也不做。」大家似乎都很确定他没犯什幺罪。再说,那会替伊恩‧凯利惹来严重的麻烦,而谁也不希望这样。儘管如此,那个女子不愿撇下这件事不管。她发现克雷壬登酒馆的房东有个儿子在当警察,决定转告这个消息,虽然又过了好几个星期她才终于和那个年轻警员联络。

当警方得知这个消息,侦查小组首先比对在调查琳达‧曼恩一案时挨家挨户访谈纪录上皮屈佛克的签名和他在这一年元月去抽血时所签的名。两者并不相符。九月十九日早晨,伊恩‧凯利被巡官德瑞克‧皮尔斯以「串谋妨碍司法公正」的罪名逮捕。他被带到威格斯东警局问话。他没有隐瞒,把警方需要知道的事全盘托出,指名道姓说出他代为去抽血的人是皮屈佛克。这是侦查小组好几个月以来第一次感到振奋。

当天下午五点四十五分,警探们前往柯林‧皮屈佛克的家,表明了自己的身分,获许入内。他们把皮屈佛克单独请到厨房,告诉他「根据我们所做的调查,我们认为你要替一九八六年七月三十一日冬儿‧艾许沃斯的命案负责」。他们也告诉他警方知道有人代替他去抽血。皮屈佛克就只说:「先给我几分钟,让我跟我太太讲几句话。」他要离开厨房的时候,一位警探问他:「为什幺是冬儿‧艾许沃斯?」皮屈佛克转身回答:「她在那儿,我也在那儿。」虽然警方如今有把握抓到了真凶,但他们也知道自己曾经犯过错误。提供终极证据的任务又落在杰弗瑞博士身上。这一次,DNA检验的结果是阳性的:皮屈佛克的确是杀害冬儿‧艾许沃斯和琳达‧曼恩两人的凶手。

皮屈佛克的供词完整而详尽。他在一九八八年一月二十二日于莱斯特刑事法庭接受审判,以杀人罪被判处两个无期徒刑,两次强姦罪各判处十年徒刑,一九七九年和一九八五年所犯的性侵罪各判三年徒刑,再加上涉及伊恩‧凯利的串谋罪判处三年徒刑。法官欧登在宣读判决时表示:「这些强姦和谋杀行为异常残暴。若非有DNA检验,你今天或许仍逍遥法外而危及更多的女性。」

DNA检验已然成熟,这是一百多年来鉴识科学史上最伟大的进步,将在世界各地影响犯罪案件的调查结果,在证实有罪或清白这一点上,其重要性再怎幺强调也不为过。如今事情很清楚,儘管曾遭逢疑虑和挑战,杰弗瑞博士的非凡发现将会长存。

琳达‧曼恩和冬儿‧艾许沃斯两案彰显出「基因指纹鉴定」对鉴识学家来说是何等有力的工具,它提供了也许是最为无可辩驳的证据,证明某人与犯罪现场的关联。不过,调查人员当然也还有许多其他技术可用。在这个领域一再有创新和进步,正是调查方法惊人的多样性使得鉴识科学史如此引人入胜。针对每一项鉴识技术,从弹道分析到老派的指纹鉴定,都有一些案例凸显出新发展的真正实用价值。在本书中,我着眼于这些案例中最重要的几个,藉以证明一个人即使在死后多时仍然有故事要说。

【延伸阅读】

#妞书僮

#妞书僮:《无声证人:血腥迷人的近代法医史》新书转载2-1

好书不寂寞,妞书僮来陪你看看书

邀请妞妞们一探封锁线之后曲折离奇的案情、神祕难解的谜团~故事引人入胜,读起来绝对非常过瘾!

本文摘自《无声证人:血腥迷人的近代法医史》

妞书僮:BBC王牌编剧执笔!《无声证人:血腥迷人的近代法医史》新书转载

出版社:脸谱出版

作者:奈杰尔・麦奎里 Nigel McCrery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